三问云南旅游乱象:为啥总是你?该怎么治?

 云南,一直以来都因风景美丽气候宜人,被很多人视为旅游胜地,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云南旅游出现在大家视线中的时候有了太多负面消息。近期,云南旅游的冲突事件更是被频频曝出,尤其引人关注的就是今年年初被媒体曝光的女游客在云南丽江被打毁容事件。
一问:该如何看待云南旅游冲突事件?
  “游客被打”无异于旅游城市被“打脸”
央视特约评论员徐慨说,对于一个以旅游为支柱产业、为生命线的城市来说,连续发生如此恶劣的事件,无疑是对旅游城市的一种“打脸”。殴打游客,侮辱游客的一系列事件,不同于我们所熟悉的 “黑导游”“天价大虾”这一类涉及旅游服务质量的问题,它已直接上升到威胁人身安全的高度。如果说我们之前熟悉的问题,只是涉及到“谋财”的层面,现在这些问题,已到了“害命”这样的危险境地。这类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在丽江和大理,如果听之任之,任由其发展,当地旅游秩序会出现倒退的危险,旅游形象会毁于一旦,对这类问题绝对不能姑息,应采取零容忍的态度。
  云南旅游业没有适应转型升级依然遵循着老套路
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教授韩玉灵称,在转型升级发展的过程中,全国旅游业快速地发展,从云南导游骂游客到现在的恶性案件恰恰反映出云南旅游业没有很好地适应转型升级,依然遵循着老套路前进。出现一个问题,报道一下,处理一下,没有从根本上认识到现在我们面对的是怎样一个市场。
二问:为什么事件总发生在云南?
  强制消费、管理不力等问题在云南表现突出
韩玉灵表示,目前前往云南旅游,组团形式较多,而强制消费的根源就在于低价组团。导游为了拿到持平付出的回报,强迫游客购物,产生矛盾,解决这个问题就一定要坚决的打击不合理低价团。低价团的问题,是整个市场需要解决的。但近年来,该问题在云南旅游行业更加突出,这就需要云南的旅游管理者做出反思,如何进一步加大管理力度,避免市场出现混乱。
  云南旅游乱象频出就是管理不到位
央视特约评论员洪琳称,过去几年里很多人都在问,为什么总是云南,云南省长的讲话实际上已经给出了一个答案,频发的恶性事件实际上是管理不到位的问题。当我们说个别的导游,个别的旅行社出问题时,可以把它当作偶发事件,当旅游的行业出现问题时,可以把它当成行业出现一些潜规则问题,但当全国其他地方旅游秩序逐渐好转,而云南关于旅游投诉连续多年高居榜首时,这其中一定有问题,而问题的根源就在管理上。
  个别部门个别人把批评当“地域歧视”
洪琳说,认识是第一位,在最近一系列旅游乱象的过程中,个别部门,个别人把外界对云南旅游的批评当作了所谓的地域歧视和地域攻击。作为公职人员,相关的管理部门,如果有这样的想法则说明,他们依然把各种各样的旅游乱象当作个案去处理,维护云南应该通过认识到位,把问题彻底地解决来维护,而不是通过这样的一个态度去维护。
三问:云南旅游乱象怎么治?
  不仅是要放狠话,政府更要下狠手
徐慨说,对于云南的旅游市场的整顿,不仅是要放狠话,政府更要下狠手。云南省长在讲到旅游市场管理目前存在的问题时,他认为主要是管理上偏宽松,手段偏软。要从两个方面进行整治,一是要加大惩处力度,二是各级政府要承担起相应的责任,这两方面的问题有助于理解为什么在云南会接二连三地发生如此恶性的旅游的事件。
  建立旅游黑名单,清除害群之马
北京大学旅游研究与规划中心主任吴必虎说,旅行社主导的观光加购物旅游在云南有天然的资源基础 (玉器、翡翠等不易标准化商品),也有长期零负团费运作的市场传统。在此零负团费产品利益链条上,地方政府包括工商管理、当地警方早已嵌入式构成不可分割的体系。要打破这个固化的利益体系,一方面需要省政府痛下决心严厉惩处内鬼,另一方面媒体也要教育旅游者树立服务也需要支付成本的观念,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零负团费必然面临低劣的服务环境。
徐慨说,云南省省长指出旅游管理不仅是管理力度和管理水平的问题,其中恐怕还有利益纠缠的问题。省长专门指出要切断旅游行业的灰色利益链,要解决违法经营单位“背后有人”的问题。这可能是云南旅游市场长期整治不利的这样的一个症结所在。要建立旅游的黑名单的制度,把害群之马坚决地清除出去。
  面对转型升级,云南旅游业要进行机制体制改革
韩玉灵表示,面对转型升级,云南旅游业一定要进行机制体制改革,引导企业全面地寻找经营面,不仅是考虑到价格取胜。更应考虑在供给侧的背景下,如何大力地提升服务质量,让产品更好的吸引客人。
除了引导企业不能仅以价格取胜,还要在导游体制改革方面下工夫。国家旅游局去年已经启动导游体制改革。导游将来可以接受客人委托提供服务,提供专业讲解。导游自由职业是引导我们的导游丰富完善自己,而不是在怎样“宰客”这个方面下工夫。还要加强“综合治理”,云南旅游业整治不能一个案子出来,就抓一个案子,而是全社会形成一种合力。
http://www.xuyitss.com/